股人网

 找回密码
 新用户注册
查看: 1802|回复: 0

[公司] 中信又出大事了 7400万汇票变废纸!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2-29 17: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事情要从2014年说起。为了配合地方拉动经济“GDP”增长的需求,邯郸金华焦化公司与中信信通国际物流公司上海分公司签订了一份“虚假”的焦炭购销合同,向后者购买15万吨焦炭。
  中信信通国际物流公司来头不小。据信托圈了解,它成立于2008年,总部位于北京,注册资本1亿元,是中信集团旗下专业化物流公司,现为中信汽车下属全资子公司。
  邯郸金华焦化公司也是出自大户人家——为冀中能源(000937)邯矿集团全资子公司。冀中能源是河北大型国有企业,该公司官网对外宣称:位列世界500强第304位,中国企业500强第43位,中国煤炭企业100强第2位。
  邯郸金华焦化与“中信”颇有渊源。2005年成立时,香港中信投资公司也是出了份子钱的。
  与中信信通的合同签订后,据《新快报》报道,邯郸金华焦化直接将货权转让给了上海卓泰实业洪泽公司,上海卓泰实业又马上将货权转让给了广州中淮能源公司,然后从广州中淮取得汇票。经上海卓泰实业、邯郸金华焦化连续“背书”后,一张7400多万元的商业承兑汇票最终到了中信信通手中。
  根据前述合同结算的焦炭金额,据说,该支付的总金额是远远低于合同金额的。
  事情陡转,发生在去年9月。
  中信信通去兑现汇票时,结果被银行退票了。退票理由是书写错误。
  原来这张汇票出票金额为74080890元,大写的金额被写为“柒千肆佰零捌万捌佰玖拾元整”,而规范的写法在万和佰之间还应该有个“零”。
  按照常理,这都不是什么事儿!
  出票人和承兑人是同一个人,如果因为疏忽导致大小写不一致,而他又想履行,是不会有问题的。
  谁都没想到,今年2月,中信信通一纸诉状将邯郸金华焦化、上海卓泰实业、广州中淮告上了法庭。一个“可有可无”的“零”字,引出了一个悲剧。邯郸金华焦化、上海卓泰实业感觉很“冤枉”。他们自称都是被一个河北邢台的中间人找来的“空转户”,自始至终没有见过一吨焦炭,合同、汇票都是简单地“过手”,对实际交易情况并不知情。显然,广州中淮是一个关键人。然而,在2月23日的广州中院庭审现场,作为第三被告的广州中淮连个人毛都没出现。下落不明!连开庭传票都是公告送达的。广州中淮现在成了一个“传说”。它成立于2007年,自然人独资,早前公司名称是“广州正塑贸易有限公司”,最早注册资本金只有区区50万元。看上去,这是一个彻头彻尾从出票开始就谋划好的“圈套”。出票少写一个零,一般人看不出来。于是,在庭上,原告和被告竟一致认为案情“有诈”,需要报警。如果广州中淮能源的公司账户没有7400余万元存款,若事件属实,则该案件属于票据诈骗。而原告中信信通若没有把15万吨焦炭交付给广州中淮,前者的行为就属于经济诈骗。迷雾重重之下,国有资产面临的损失风险又谁来承担?被告律师在法庭上说,商业承兑汇票是靠信誉的,承兑方是第三被告,而银行并不负责承兑,因此汇票到期后是有可能承兑不了的。原告是央企,不可能不清楚其中的风险,然而却任由汇票落空。原告中信信通也很“委屈”。它的代理律师说,由于原告公司及其母公司正在接受司法调查,相关负责人已经换了两轮,其间公司管理混乱,大量的材料也无从查找,具体情况不明。
  小编注意到:去年4月,中信信通国际物流有限公司法人由李泽变更为邓忆平,7月,法人再度发生变更。同年10月,董事长孟宪礼换作赵文海。2014年11月,孟宪礼曾以中信信通国际物流公司董事长的身份拜访了山西焦煤集团。孟宪礼出任过中信汽车集团总经理。
  由于没有调解基础,审判长宣布择日宣判后休庭。据报道,来自人民银行和银监局的两位票据法专家也受邀参加了当日的庭审。
  在此背后,票据市场的风暴正在越刮越猛。
  今年1月,农行北京分行爆发票据窝案,38亿无法兑付。一波未平,中信银行(601998)兰州分行再曝9.69亿元票据无法兑付风险事件。

关于我们|站点测速|手机版|小黑屋|免责声明|联系我们|Archiver|GRWZ.COM ( 苏ICP备05000159号-8 )

GMT+8, 2023-1-28 11:05 , Processed in 1.031094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